當前位置: 首頁 » 鋁業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文

巴曙松在上海2012(第七屆)上海銅鋁峰會作重要發言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發布日期:2012-03-26  瀏覽次數:268
核心提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松教授應主辦方上海有色網(SMM)特邀,出席了在上海召開的“2012(第七屆)上海銅鋁峰會”。在峰會上巴曙松作了重要發言。

第一鋁業網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松教授應主辦方上海有色網(SMM)特邀,出席了在上海召開的“2012(第七屆)上海銅峰會”。在峰會上巴曙松作了重要發言。

以下是巴曙松教授發言的要點:

1、中國經濟下一步的走勢對于商品價格走勢有很大的影響

香港監管局總裁陳德林先生說從他監控的國際經濟形勢的這個指標里,既看到經濟明顯復蘇的信號,也看到經濟在未來有一段時間會顯著惡化這樣的信號,這是一個非常混亂的過程。不僅監管者有這樣的困惑,在我看來,中國經濟下一步的走勢對于商品價格走勢有很大的影響。所以與其我們那么遠地去看國際市場的走向,還不如先把自己中國的需求講清楚,因為我們在這方面有自己的研究優勢。

如果說2011年整個經濟走勢是單向地回落,那么2012年應該說是有變數的。這個變數就反映在從2008年11月份推出4萬億的刺激計劃,把中國經濟從底部帶動強勁的上升,到2011年1季度11.9%的增長,這是刺激帶來的上升階段。所以在這一時期,從2008年底刺激政策出臺到2011年1季度基本上可以只看多的,隨著實體經濟的需求,如果這個假設是成立的,中國需求主導著大宗商品,在這個時期是強勁上升的。緊接著,按照官方的說法就是回到常態化。2008、2009兩輪政策是超常規的、不可持續的。在2011年,這些政策不可能再有那么大的力度去刺激經濟,因此經濟增長相應地會減速。通過經濟速度的回落來消化通脹的壓力,所以整個2010年下半年,整個2011年全年都在這個大的趨勢里面。

2012年是觸底之年,延續2011年的回落態勢,增長基本上在二三季度之間會觸底,所以現在的爭論就是:第一,在回落的過程中不要出現顯著的失速;第二是觸底之后的反彈到底有多強,是一個比較溫和的反彈,還是像2008年底那么強勁的上升?無非就是這兩個爭論,所以2012年的判斷和2011年底相比是存在變數的,這個變數我想也是這一家大投行內部三個部門同時出現分歧、爭論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這樣一個觸底然后有可能有一個溫和上升的格局增大了變數,同時大致來看,如果說2008年底到2009年以及2011年的1季度是這些4萬億的刺激政策紅利的釋放期,是顯現他們刺激政策好處的時期,那么其實2010年下半年一直到整個2011年,包括到今年的上半年,應該說這些刺激形成政策的一個成本的消化期。

消化什么成本呢?通脹水平壓力上升、一線城市的房地產價格上升,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這樣通過引導他們經濟增長的回落,有助于消化這樣一些前期的成本。那么在這樣一個經濟增長、回落的態勢下,整個通脹的壓力也會相應地減輕。要消化通脹壓力,想不付出經濟增長減速的成本是不可能的,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增長繃得很快,通脹還明顯回落?隨著經濟增長速度的回落,物價也會隨之回落,2月份的CPI是3.2%,比市場的平均預期3.4%還要低,我想除了調控有效果之外,還跟春節因素有關,去年的2月份是春節,今年的1月份是春節,去年2月份的基數就高一些。所以接下來可能就在3.2%的基礎上還有一點溫和的上升,到3.3%、3.4%都有可能。但是整個全年看下來3.5%左右的CPI應該是共識,1月份的4.5%是高點。

我們剛才說整個的經濟增長還存在一個回落的態勢,回落的力量來自于哪里?從外部的情況看,主要是海外投資的增長帶動了外貿的回落。從內部的情況來看,主要是房地產投資還有可能回落,這兩方面可能會推動經濟接下來的回落。因為我這里對講義做了一點更新。

2、對“GDP的目標定在7.5%”的我的理解

剛剛開的兩會,我最近經常碰到一些海外的機構來問這些相關的數據,昨天我還見了一個美資的公司,他們對這些兩會的指標高度關注。比如第一個就是GDP的目標定在7.5%,就這一個指標導致香港恒生指數跌了差不多1000點,所以說明國際市場對中國經濟的理解還比較初步,我理解這個7.5%有幾個角度。

一、整個“十二五”期間本來定的目標就是7%,所以你在2012年作為“十二五”集中的一年不呼應“十二五”7%的目標,那你這個數據反映在什么地方?

二、去年整個增長目標是8%,最后實際的執行是9.2%,今年在去年的基礎上經濟增長還會有一個回落是大家都預期到的,今年會觸底回落,整個實際的經濟增長速度會比去年稍低。去年的目標是8%,實際完成了9.2%,今年的目標肯定要比8%低一點,定在7.5%,實際完成大概是市場中位數的預計,在8.5%上下。

另外就是,7.5%是在政府季度增長里可以容忍的低限值,經濟增長速度如果回落到7.5%的水平還大致可以接受,如果明顯低于這個水平應對措施就會出臺。而且實際上“十二五”期間就算按照7%來實施的話,我們到2015年整個GDP也是55萬億。

“十一五”期間預期的增長目標是7.5%,實際完成了11.2%,“十五”期間的目標是7%,實際完成的是9.5%,所以對這一點要做一個客觀的判斷。

3、今年完成CPI4%的目標應該難度不大
CPI對物價定的目標是4%,我想今年完成這個目標應該難度不大。2011年各個主要的機構基本上預測CPI在5%上下,但是我想決策者為什么要在這樣一個清晰的情況下還把目標定為4%?有一個很大的考慮就是為了引導通脹的預期,在2010年通脹的目標是3%,如果一下子把這個通脹的目標調到5%,可能政府會認為公眾對通脹的容忍度顯著提升,這這樣通脹是不利的,這是年初就開始制定的任務,但是它有它的政策導向。從2012年來看這4%我理解的是政策容忍的一個高項,也就是說如果CPI在4%以上,宏觀政策的基調會偏緊。全年在3.5%左右的CPI實現的難度應該不大。

4、預計今年的外貿會明顯回落

外貿的目標是10%,去年的實際增長是20.3%,所以這已經預計到今年的外貿會明顯回落,所以對這一點也做了預計。

5、M2達到增長14%是什么狀況

大家做金融都要關注的就是我們央行發多少鈔票,M2的增長是14%,這個14%是處于一個什么樣的狀況呢?今年M2增幅真的達到了14%,又是個什么狀況?2011年M2的目標是16%,但實際上實現了13.6%。2012年前2個月則低于13%,接下來如果達到這種14%的供應,那就比去年稍稍寬松,比今年1-2月份也稍稍寬松,但不是2008、2009年這樣大幅度寬松,是中央邊際的改善。而且這14%比歷史的平均值稍低一些。也就是說調控回到歷史常態化的任務應該已經完成了。整個財政赤字方面訂的差不多是8000億元,低于2011年的8500億,這是因為去年的財政狀況收支非常好,因此有能力做更大規模的刺激,但實際上這個是留有余地的,就是為了防止外部意外的沖擊。所以說其實財政還有能力做更大的支出。

6、宏觀政策和貨幣政策的決策水平在提高

那么怎么看目前的政策基調呢?還是跟2008年對比,在兩會和經濟工作會議上用了一個詞,今年是“穩增長”而不是“保增長”,之間的差別是什么?如果說要保增長,那么增長已經出現大幅度下滑了,這個時候就會回落得比較厲害。現在要開始平穩、相對放松了,目前的經濟狀況就是這樣。我們把它跟宏觀政策相比,不能說它犯錯誤,但是應該有改進的余地。我比較了幾個主要的經濟指標,包括出口、工業增加值、工業企業利潤、PMI指標,2008年出現了什么情況?在座的如果做過金融和大宗商品,那個時候開始大幅度回落,整個經濟也是這樣。這就是緊縮帶來的危機趨勢疊加導致外部的沖擊,上次砸出一個坑,每個經濟指標都是往下大幅度砸坑,這是2008年的政策操作,形成了一個負向的疊加。現在所說的穩增長就是經濟回落到目前的狀況可以接受,但是不希望再出現2008年這樣一個狀況。

我看到有一個外資行的分析報告評價中國說開始經濟放松,說懸崖已經勒,馬站住了,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往后退五六步,因為萬一外部危機爆發,歐洲把外貿拖下來不是又把風刮下去了嗎?還有就是探底的一兩個季度政策要相應地做放松,防止經濟失速的回落,這就是跟2008年做對比的一個價值所在。

宏觀政策決策和貨幣政策決策的水平在提高,也在學習上一次的教訓。現在看來2008年的貨幣政策沒錯,應該是對的,但是這次比上次操作要溫和一些,及時做了微調。大家想象一下,如果12月、12月一直到1月份還一直堅持緊縮的話,現在很有可能出現2008年上次的情況。他們緊縮也有理由啊,預計1月份的CPI會創新高,探到4.2%之后再沖到4.5%,那我還要緊縮。所以現在看下來大概的狀況就是在接下來的一兩個季度探底時期政策要相應地做放松。

7、房地產調控引起非常大的關注和爭議

內部就是房地產,房地產調控引起非常大的關注和爭議。那么這個調控是指什么呢?不是說一味地打壓房價,我想包括幾個方面,現在談房地產是很不容易談的,你說房價不會大跌,別人批評你說你是被房地產商收買的,你說房價要是大跌,買房子的人可能很恨你,說我買了房子,這點資產都縮水了,你是何居心?我們就做一個客觀的描述,就是這個政策實際是指什么。

我的理解是,房地產調控第一是加大保障房的建設,去年1000萬套,今年700萬套,整個“十二五”期間3600萬套,建成之后基本上保障房占整個社會城市住房套數比重上升到30%左右。第二個是去投資化,住宅不是做投資的,對于投資的一些限制措施還會繼續。第三是重點滿足剛性需求,如果說政策要有微調的話就是剛性需求,怎么來降低剛性需求的門檻?按揭貸款獲得更容易一些,利率低一點,稅費少一些,我們已經看到在這個方面陸續在開始采取措施,按揭貸款的增長比去年要多一點,大家到各個銀行去問現在按揭貸款打八五折、九五折的多了,沒有再給大家上浮了吧,我覺得這幾點政策基調基本上不會出現大的變化。
從趨勢來看,這個不是我們第一次的房地產調控,如果跟歷史做對比的話這是第三次。第一次房地產調控的時候是2004年2月-2006年2月,總共24個月,在這持續的24個月里面,整個房地產投資跟我們的鋼筋水泥是和大家直接相關的,這個數據和大家決策的方向是直接相關的。房地產投資從57.1的高點下降到19.7,總回落幅度差不多37.4%,月均回落幅度1.6%,很平穩,所以我們把它視為一個軟著陸的過程。第二次調控從2008年的6月到2009年的2月,持續了8個月,在這8個月里面,房地產投資從波峰時期33.5%投資的增長率下降到最低時只有1%,幾乎就是零增長。在這8個月里我們再分兩段,前面的6個月回落非常平穩,最后一個月一下子摔下來。我想在座的各位估計當時也有因此賺錢的,也有因此而賠錢的,賺錢的就是那個時候出手觸底的,賠錢的是庫存多的,這是一個典型的硬著陸,這一次的房地產調控從2010年的5月份一直持續到現在23個月,但是很奇怪的是,房地產投資實際上統計數據沒有明顯的回落,還在27-28左右,平均的月均降幅只有零點幾。這一個原因是保障房建設,另外一個可能是三四線城市還在暫時開工建設。

這些數字說明決策者一定是不希望出現像下降周期2%這樣的一個硬著陸,希望出現下降周期1%這樣的軟著陸,我想經過今年的一次洗牌,降點價、交易放量,這是最理想的格局,硬著陸對各個方面,經濟增長、上中下游各個方面,包括經濟重新復蘇之后房地產產業帶來比較大的破壞,可能經濟一復蘇又沒有房子賣了,這也麻煩,最好了一個平穩的軟著陸。

總體來看,從房地產行業本身的金融、現金流和資金流來看,二三季度比較關鍵。2008-2009年開工的很多房地產項目期限基本上就是2-3年,今年進入還款高峰期,新增的開發貸款發放的非常謹慎,不可能再大幅度給你了。第二是大量發行的房地產信托。今年第一發信托難,第二今年進入了一個償還的高峰期。從年內來看,3月、8月這兩個月是兩個高峰期。3月份房地產銷售出現了一個小陽春,估計償還起來問題不是太大。8月份是另外一個信托償還的挑戰,所以一個是貸款還款期集中。第三是信托償還這種疊加的壓力使得今年二三季度房地產行業的洗牌調整會是一個關鍵的時間窗口。

8、美元經過調整之后可能逐步地進入一個中期的強勢走勢

從外部的情況看,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外部的環境變得不一樣,面對的沖擊也不一樣,相對來說中國的應對策略也是不一樣。

2008年的金融危機是金融方面的問題,市場帶有恐慌性,短期的沖擊非常劇烈,這樣國內應對的力度當然要求要大。2011年這一輪歐美是債務危機,主權債務危機財政方面的問題,財政方面的問題知易行難。要解決財政危機是很容易的,回答起來是增收節支。希臘增收就是加稅,加稅了他們就上街游行。節支的話就是削減已經答應的福利,民眾又會上街游行。幾個經常去希臘的朋友說希臘人民上街游行的出勤率實際上大于他們上班的出勤率。所以這個調整短期沖擊力度估計不大,但是持續的時間長,所以相對來說中國的應對就是短期的力度不大,但是政策上又留有余地。從國際環境來看,美國不太可能再出現2008年這樣一個雷曼債的沖擊事件,但是整個增長還是一個弱增長,為什么不太愿意再出現呢?因為他們的手持現金比較充足,經過兩次量化寬松之后。歐洲實體的回落應該是已成共識,但是短期因為一系列的刺激政策開始有少許的反應。我們看到今年歐元區的動蕩,2、3、4、7、10這幾個月是主要的償債高峰期,要再融資當然就會比較動蕩。昨天晚上伯南克的演講說美聯儲所做的一系列事情就是為了維持美元的強勢,結果歐元匯率應聲而跌。在這幾個月里歐洲會比較動蕩。

我覺得值得給大家提示的就是我們最近在調研中發現很多大的國際金融機構開始逐步地在形成一個判斷,那就是美元經過一輪短期的調整之后可能逐步地進入一個中期的強勢走勢,這一點對我們的商品價格,對于全球資產市場都會形成非常明顯的影響。是不是這樣還要觀察,值得大家關注。理由就是,從上個世紀的70年代以來,美元幾乎每7年有一次大升或者大降,節奏非常明顯,本來到2008年應該是回落差不多了,出了一個雷曼事件把這個走弱拖后,延遲了,近期美元可能還會走弱,就是大家預期的,如果推出QE3也有可能還有一個震蕩,但是總體趨勢應該說回落接近尾聲,這是一個為主要的金融機構,幾個大的國際機構討論交流下來開始慢慢地形成共識,這是金融角度的,實體面就是過去3年,美元、日元、歐元不是比誰更好,而是比誰更差。

在今后一段時間里,美元的基本面有一個比較大的改善,美國的貿易逆差已經比2006年的高峰期少了一半,如果去掉石油進口這一塊,美國的財政赤字僅相當于GDP的0.9%,這在過去10年是非常少見的,為什么把石油去掉呢?昨天晚上我也看到花旗銀行發了一個報告,說美國的人員自給率在大幅度上升,使得他們的進口會明顯減少。如果他們的貿易赤字真的減少了也會改善他們的貿易收支狀況。而且這一段時間以來弱勢美元和歐洲的恐慌情緒也使得美國的資金制造業回流,美國的一些新的所謂的強勢產業開始在形成,比如i-Phone,蘋果的股票已經過600美元了,所以這些新的產業也在形成。盡管短期匯率可能還有波動,比如QE3的影響,但是今后幾年會逐步地走強,它對于美元資產可能收益,發展中的新興市場價格會受到壓力,這個趨勢一旦形成是值得我們高度關注的。

 
 
[ 鋁業新聞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江苏快3遗漏一定牛